VIP会员一折促销,仅需200元/年!
当前位置: 首页 > 资讯 > 科技百科 > 疯狂的楼市“打新”一族:只要手上还有“房票” 就先用完再说

疯狂的楼市“打新”一族:只要手上还有“房票” 就先用完再说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21-01-16 浏览次数:0
广州租车公司

  当无数等待着持币入市的购房者,遇上严格限价带来的套利空间,疯狂的打新产生强大的现实扭曲力,带热整体楼市,让买房难上加难。

  编者按:2020年中国房地产市场跌宕起伏,先后经历疫情停摆、万人摇号、长租公寓爆雷、局部城市过热、三道红线融资监管等热门事件。在这充满不确定性的一年,中国楼市再度“冲高”,房地产市场生态亦在潜移默化地发生改变。时代变了,这是很多地产人在2020年的感慨。岁末年初,时代财经推出“地产·浮世绘”系列报道,选取了行业中一些有代表性的个体,他们的经历或许能让你对房地产这一年的变化更能感同身受。

  这原本是一个股票交易术语,意指投资者用资金参与新股申购,如果中签的话,就能以发行低价买到即将上市的股票,上市后再高价卖出赚一笔钱。如今,伴随着国内热点城市严格限价,新房与二手房之间价格倒挂严重,在买到即赚到的预期之下,楼市摇号“打新”开始逐渐盛行。

  2020年6月,深圳备受关注的“打新”热盘--光明金融街华发融御华府创下深圳楼市认筹人数新纪录,5天收筹8998批,中签率仅有4.37%,正式拉开深圳下半年“打新”盛宴的序幕;数月之后,华润城润玺一期以诚意登记15036批,最终入围冻资9690批客户再次突破深圳纪录,进入“万人摇”时代。

  在央行放水的大背景下,深圳楼市的火热并非孤例。“万人摇”的现象跨越大半个中国,在杭州、上海、南京、宁波、成都、西安等热点城市蔓延。当无数等待着持币入市的购房者,遇上严格限价带来的套利空间,疯狂的打新产生强大的现实扭曲力,带热整体楼市,让买房难上加难。

  对于这些城市的购房者而言,不管是出于何种购房目的、处于什么样的人生阶段、有多少的购房预算,在摇号政策中都一视同仁,买房变成了一场运气的厮杀。轮回摇号打新,成为他们最真实的2020年买房体验。

  摇号一年只能买一套“合适”的房子

  “终于上车了”。在最终选完房的那一刻,黄博心中只有这一个感想。

  从2019年中开始到今年5月,将近一年的时间、20多个楼盘的摇号等待,经历一次又一次希望的燃起和落空,被蹂躏了十数次的黄博终于在杭州萧山南卧定下属于自己的房子。

  这至多是一套“合适”的房子,而不是“满意”的房子。黄博告诉时代财经,从摇号结果公示的那一刻到三天后选房日的早晨,他的内心一直在买还是不买之间来回拉锯。不管是交通便利程度、周边配套,还是价格,项目都没有太大优势,可如果错过了这次机会,谁也无法预测下一次能摇上号会是什么时候。

  “在僧多粥少的杭州,想要买到一套满意的房子太难了。杭州楼市现阶段根本不是人选房,而是房在选人。”

  3年前计算机专业毕业来到杭州做“码农”的黄博,赶在应届生落户的最终节点成功落户,并萌生了要在这里买房的念想。他的故事,在杭州再稀松平常不过。依靠互联网相关产业的蓬勃发展及较为宽松的落户政策,杭州迎来大量人口流入。

  数据显示,2015年开始,杭州新增常住人口开始狂飙,持续激增,并呈现出越来越强大的后劲。2015年-2019年,杭州新增人口一年一个台阶,分别为12.6万、17万、28万、33.8万和55.4万。到2019年末,杭州常住人口成功突破千万。

  但微增的新房供应量,仍难以适应快速增长的人口需求,再加上严格限价背后隐藏的套利空间,使这座城市成为一个“常年摇号的城市”。

  据浙江在线网统计,2020年上半年杭州市区共领出411张(233次摇号)预售证,近5万套房源背后,有着超37万组的购房者登记摇号,9.5万组无房家庭参与其中。其中,万人摇的火爆场景共出现5次,涉及融创城、和光尘樾、幸福里、西溪公馆等项目;新房摇号中签率低于2%的情况,也多达10次。

  火爆的杭州楼市背后,多的是持币入市的购房者,买房变成了运气的厮杀。在黄博参与登记的20多个项目中,中签率最低仅不足5%,而最高的依然不到50%。最密集的时候,黄博一周之内要等待三四个楼盘摇号的结果。

  “每一次都像买彩票一样,从一开始的满怀期待,到临近出结果前的忐忑不安,再到查询结果后的幻想磨灭,很多时候明明觉得不怎么样的项目,最后照样摇不到。”

  一次又一次,黄博陷入“登记、等待结果、再登记”的循环。在这个过程之中,他只能不断放低自己的要求,重复机械地登记每一个意向楼盘,并寄希望于运气。

  因此,当摇到一个不那么满意的项目时,即便再纠结,但站在选房现场的那一刻,黄博还是能立马做下决定,他不想也不愿再回到不断摇号又不断希望破灭的买房中去。

  “选房其实跟选人一样,不要总想着一定要等到最好的那个人,出现合适的就要下手”。回顾这漫长的看房一年,黄博最后如此总结道,先上车比什么都重要。

  辞职买房,索性一次性解决大问题

  当黄博最后完成网签等一系列手续,开始还房贷的时候,160公里之外的燕婷在上海开启了自己艰难的看房之路。

  横盘3年的上海楼市,从今年年初开始迎来新一轮上涨行情。贝壳找房数据显示,上海二手房的挂牌均价从2019年末的5.23万元/平方米上涨到2020年末的5.82万元/平方米,涨幅高达11.3%。

  感受到上海房价大涨的压力,燕婷将自己的购房需求前置。一开始,她瞄准在上海外环内或环线周边的二手房,想要找到一间近地铁、房龄10年以内的三居,她深知上海学区房的宝贵,因此从一开始就没有把学区当作硬性指标。

  但她却依然发现按照自己的500-600万元左右的整体预算,这些要求很难同时实现。从莘庄、颛桥、梅陇、长桥等片区看到南翔、上大、共康、大场、顾村,从南到北,燕婷跑遍大半个上海。最后发现,便宜承受得起的房子普遍硬伤多,而各方面都满意的好房源,算上税费、佣金等,已经在可承受范围之外。

  更何况,没有购房经验的她谈价困难,时不时还会遇到房东反悔跳价、犹豫两天之后就被买走的现象。相比之下,限价之下的新房明显是一个更合适的选择。考虑到流程清晰、价格相对较低,经历了二手房价格多次谈不拢的燕婷跟随着朋友一起,加入打新摇号的“大军”。

  她还记得,自己登记的第一个项目是热度极高的中核锦悦府。这个仅有318套房源、均价6万元/平方米的项目,却在5天之内,实现认筹1350组,有效认筹1332组,认筹率高达424%。每4个人才有1个人最终获得购房的好运,燕婷不出意外地与项目失之交臂。

  累似的情景,在今年的上海不断发生。当二手房价格一路跳涨的时候,限价之下的新房变得更加炙手可热。上海中原研究院数据指出,2020年全市客户认筹7.17万组,整体认筹率117%,同比上涨66个百分点,客户购房热情高涨,多盘出现千人摇号的火爆现象;全年项目日光次数达到49次,同比上涨227%。

  燕婷没有“摇即中签”的好运,在火爆的上海楼市中,她只能义无反顾地加入摇号的轮回。当时正值燕婷的工作出现瓶颈,新房、二手房两边都在跑盘占据了过多的精力,持续一段时间后,她最终选择辞掉工作专心买房。

  “想着工作干着也不顺心,赚的那点钱如果要买二手房可能还跟不上房价的涨幅。不如索性一次性解决买房这个大问题,还可以用空余的时间学点东西提升一下自己。”

  从8月开始,燕婷开始专注在徐泾、华漕、浦江、上大、共康等片区的新房项目,前前后后看过十余个项目,参与认筹登记的有三个,最后却都未能成功中签。当然,市场上并不是没有不摇号的新盘,分化的行情下,上海仍有不少新盘处于滞销状态。但在燕婷看来,一个项目的认筹率挺能说明背后的问题。

  “我看下来,不需要摇号的盘基本都是郊区盘,既没有产业也没有教育,有的连地铁都没有。通勤时间过长、配套跟不上,生活也不方便,更何况还要考虑这些都会成为未来置换时卖不出去的因素。”

  好在,她最终是幸运的,辞职后没多久,在经历四五次摇号后,她就成功摇上宝山一新盘。除去离地铁将近2公里不符合需求外,燕婷对这套房颇为满意。

  “虽然最后‘上车’的房子不是十全十美,但在市场走高加自住合适等各方面因素综合加持下,还是愉快地上车了。目前来看,区域内二手价格倒挂,到时候置换出手肯定也不会太困难,未来只要能和大盘持平我就满意了。”

  只要手上还有“房票”,就先用完再说

  在限价新房摇号现场,除去黄博、燕婷这样的年轻刚需客外,还有不少购房者是基于投资需求进入激烈的新房市场厮杀。他们看中的是户型大、总价高的豪宅大盘,期望最大化利用手中珍贵的房票和资金,博得更大的收益。

  2020年的打新盛宴中,深圳的华润润玺一期注定是一个绕不开的名字。同一个楼盘,新房和二手房之间存在超过5万元的价差,如果能有幸“中签”,随便一套房账面浮盈至少500万元起,堪称彩票中奖。巨大的利益背后,催生大量投资客代持买房。据经济观察报报道,有资深投资客透露,润玺一期的代持比例或超过80%。

  肖立便是其中一员。名下已有两套房产的他,借着自己弟弟的名额,参与这场打新盛宴。虽然最终选房顺序排号1900多位的他未能成功如愿,可这丝毫不影响肖立快速将眼光瞄向龙光前海天境、沙井海岸城等后续推出的网红项目。

  他形容自己,就像散打冠军一样,看中有套利空间的新房都会登记打新,“一路打下来”。2019年,他最后的名额贡献给了深圳蛇口豪宅半岛城邦四期后,就开始联手自己的弟弟一起投资房产。

  已经快四十岁的肖立在外界来看是不折不扣的成功者。20年前从职院毕业的他,进入汽车销售行业,如今拥有自己的名车车行。2015年时,又与朋友合伙成功跨入美妆贸易行业,赶上时代风口,所获颇丰。

  他向时代财经表示,回过头看,买房比做什么都好。“这么多年我一直兢兢业业在做实业、做经营,但赚的钱跟那些早年炒房的比起来根本不算什么,都没有买房靠谱。”

  早年间,出于自住的需求,肖立曾在盐田沙头角全款买入一套总价百来万的房子。当时,南山的房价还在2万左右,常年活动在罗湖的他却觉得太远。多年之后,他在盐田的房产以400多万元的总价出售,翻了4倍,但朋友以同样资金买入的南山房产却获利千万。

  “以前我从来不相信房子会这样涨,更多只是想着要自己住,生活要方便、风景要好,基本没有考虑过投资需求。但是,这些年看着深圳的房价从两三万涨到八九万,甚至现在十几万、二十万也不少见,我已经看不懂了。”

  虽然肖立感慨深圳房价过高、看不懂,但他也坚信,目前在深圳买房依然是最好的选择。之前错过的楼市造富机会,他不愿意再错过。而且由于弟弟无房深户的身份,他手上还握有宝贵的3成首付资格,肖立依然希望将买房的杠杆拉大,尽量要买最好的。

  “还会继续买,只能继续买”,肖立向时代财经表示,只要手上还有房票,就先用完再说。

(文章来源:时代财经)

“如果发现本网站发布的资讯影响到您的版权,可以联系本站!同时欢迎来本站投稿!

0条 [查看全部]  相关评论